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1-02 11:21:22
  • 來(lái)源:易馨堂哥

中日兩國茶道文化,有何淵源?

中國是茶的故鄉,茶文化也是我國傳統文化的一個(gè)重要組成部分。特別是唐陸羽創(chuàng )作《茶經(jīng)》后,更是使得“茶事大興”;

而飲茶與茶文化之蓬勃發(fā)展,不僅在我國孕育出了符合民族精神的中國“茶道”文化,而且也讓中國的茶走出國門(mén),影響了世界。

尤其是,中國的茶文化對日本的國民生活和民族文化精神,都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,其中影響最直接的就是日本的茶道文化。

可日本茶道雖然源于中國,但經(jīng)歷史演進(jìn)與本民族文化相融合后,已經(jīng)獨具日本文化特色,甚或今日大多國人已經(jīng)難以看清,其和中國茶道間存在哪些明確關(guān)聯(lián)。

一、中國茶道文化淵源

“茶道”一詞,在我國歷史典籍中開(kāi)始出現,當為唐朝中期的二條相關(guān)記載,直至明清,典籍中再無(wú)“茶道”二字出現。

1、皎然之“茶道”

一則是詩(shī)僧皎然的“茶道”。他在《飲茶歌誚崔石使君》詩(shī)中有:“三飲便得道,何須苦心破煩惱”以及“孰知茶道全爾真,唯有丹丘得如此”。

皎然言飲茶可以得道,且唯有丹丘生得到了茶道,那么丹丘生是得到了什么樣的茶道呢?

這首詩(shī)沒(méi)講,幸好可以參照皎然的另一首詩(shī)《飲茶歌送鄭容》:

“丹丘羽人輕玉食,采茶飲之生羽翼。名藏仙府世莫知,骨化云宮人不識。”

這首就說(shuō)的比較明確了,丹丘生的茶道,是飲茶可以生羽翼,進(jìn)而成仙之道。

持這種觀(guān)點(diǎn)的還包括陸羽,這也因為陸羽比皎然要小幾歲,兩人是忘年好友。他們經(jīng)常思想交流,肯定相互間也產(chǎn)生了直接影響。

無(wú)怪乎陸羽在《茶經(jīng).七事》里引陶弘景《雜錄》:

“苦茶輕身?yè)Q骨,昔丹丘子、黃山君服之。”

皎然和陸羽所言的丹丘子和黃山君,是古代傳說(shuō)中的得道神仙。皎然以“茶道”言之,譬喻飲茶能成仙,則多屬于荒誕不堪。

但不妨我們來(lái)引申理解為,飲茶可以味茶中“茶道”,而提升身心境界,提高思維認識,乃至領(lǐng)悟世情人生,超越常識而達到精神升華。

可見(jiàn),皎然“茶道”的道,既不是講事物規律的“道”,也不是說(shuō)道家言萬(wàn)物本原的“道”,更非具體方法之“道”,而是屬于超越世情、領(lǐng)悟人生之“道”。

2、封演之“茶道”

二則為稍晚于皎然的封演所講的“茶道”。他在《封氏聞見(jiàn)記》里說(shuō):

楚人陸鴻漸為《茶論》,說(shuō)茶之功效并煎茶炙茶之法,造茶具二十四事,以都統籠貯之。遠遠傾慕,好事者家藏一副。有常伯熊者,又因鴻漸之論廣潤色之。于是茶道大行,王公朝士無(wú)不飲者。

對比皎然所言的“茶道”,封演的“茶道”,就比較淺顯好解了,就是僅指茶事中種茶、制茶、煮茶、飲茶之事罷了。

而他上面所講的“茶道大興”,幾乎就等于今天我們所講的茶產(chǎn)業(yè)得到了大的發(fā)展之類(lèi),而封氏“茶道”之道,也就是僅指方法之道了。

3、中國現代茶道及茶道總結

可見(jiàn),中國的茶道在文化意義上,不是封演種茶、制茶、煮茶、飲茶等諸種方法匯總的茶事之道,而是皎然那種通過(guò)飲茶領(lǐng)悟世情、人生,達到精神超越之道。

但在唐代,最流行的茶文化活動(dòng)是茶會(huì ),僧侶還往往是茶會(huì )主角。茶在唐代經(jīng)寺院傳播到民間,唐代也沒(méi)有形成有組織、流派、固定程式和場(chǎng)所的茶道。

即使到了宋代,茶文化活動(dòng)也沒(méi)有出現茶道,僅僅是斗茶這種流行性的茶文化活動(dòng)。

自宋代以降,雖茶典籍中再無(wú)“茶道”二字,但中國茶道文化之實(shí)際表現,仍無(wú)乎宋徽宗《大觀(guān)茶論》“清、和、韻、靜”四字。

到了近現代,臺灣茶學(xué)家吳振鐸將中華茶藝精神定為“清、敬、怡、真”;

而河北茶學(xué)會(huì )的舒曼、陳一珉等認為茶文化功能為結緣、感恩、包融、分享,茶文化精神則為“正、清、和、雅”。

不難發(fā)現,上述諸種茶道文化總結,基本都是源出皎然,又受宋徽宗影響下的世情人生領(lǐng)悟下的茶道意義提煉。

二、日本茶道文化源流

約公元805年的唐代中期,中國茶葉隨遣唐使團,開(kāi)始傳入正處于平安時(shí)期的日本。一同傳入的還包括中國佛教和儒家文化。

飲茶在日本,剛開(kāi)始是作為一種來(lái)自大唐先進(jìn)、高雅、時(shí)髦的外來(lái)文化,而僅被日本皇室、貴族和高僧們率先接受的。

這時(shí)不僅飲茶的人群范圍十分狹小,茶葉也十分稀缺,就連飲茶的方法,也僅限于唐代的餅茶煮飲方式。

直到公元1187年的中國南宋時(shí)期,日本僧人榮西禪師再次來(lái)華留學(xué)。他在中國系統學(xué)習了佛教和飲茶知識,等到他1191年回國時(shí),更是帶回了中國的茶種和茶具,當然也包括茶圣陸羽的《茶經(jīng)》。

他回到日本后,不僅專(zhuān)門(mén)開(kāi)辟了茶園種茶,積極推廣煮茶、飲茶知識,而且還1211年,寫(xiě)成了日本第一部茶書(shū)《吃茶養生記》。

此時(shí)的日本,正處于平安和鐮倉兩個(gè)時(shí)代交接之時(shí)。榮西禪師的《吃茶養生記》一書(shū),讓飲茶以一種“靈丹妙藥”的形象,在日本上層社會(huì )和寺院中開(kāi)始走出小圈子,逐步流行起來(lái)。

當兩宋時(shí)代的“斗茶”,正在全民范圍進(jìn)行的如火如荼的時(shí)候,飲茶在日本,卻還僅限于上流社會(huì )。

即使有類(lèi)似斗茶的活動(dòng),但也僅僅限于在武士之間。不論規模還是競技內容上,都不能和大宋斗茶相提并論。

1、日本茶道雛形-村田珠光

日本茶道之雛形出現,是以15世紀村田珠光將茶會(huì )改造成草庵茶之后。村田珠光專(zhuān)門(mén)開(kāi)辟了個(gè)8平方米的空間,作為茶室。

這時(shí)期的茶室盡管非常狹小,稻草房頂和泥巴糊墻,也顯得非常簡(jiǎn)陋。但這畢竟標志著(zhù)日本茶道進(jìn)入了初級階段,村田珠光也被公認為日本茶道的開(kāi)山鼻祖。

村田珠光的草庵茶提倡謙虛謹慎,相互幫助,和漢之體,十分注重培養藝術(shù)鑒賞能力,同時(shí)反對自以為是,嫉賢妒能,固持己見(jiàn)和沒(méi)有主見(jiàn)創(chuàng )意。

村田珠光在著(zhù)作《心之文》里,有句草庵茶代表性的話(huà)語(yǔ):“成為心之師,莫以心為師”。這是后世日本茶道所提出的“和、敬、清、寂”四要義的思想根源。

2、日本茶道集大成者-千利休

日本茶道真正之集大成者為千利休,千利休家境富裕,從小就進(jìn)入上流社會(huì )的茶會(huì )。他不僅專(zhuān)門(mén)拜師學(xué)習過(guò)茶道,而且還在戰國時(shí)期做過(guò)織田信長(cháng)和豐臣秀吉的茶道侍從。

千利休對日本茶道之影響,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(gè)方面:

2.1、首先,它降低了日本茶道之門(mén)檻,讓茶道走向了平民大眾

相對于前期村田珠光將日本皇室茶、寺院茶和書(shū)房茶降低為草庵茶,產(chǎn)生了日本茶道。

千利休則又進(jìn)一步又降低了茶道門(mén)檻。不僅將村田珠光要求茶室具備四張半榻榻米的面積,縮小為三張或者二張,同時(shí)還又簡(jiǎn)化了茶室陳設和縮短了茶會(huì )的接待時(shí)間。

2.2、其次,千利休繼續堅持茶道和禪修相結合的路線(xiàn)

千利休在著(zhù)作《南方錄》中強調:

草庵茶的第一要事為以佛法修行得道。追求豪華住宅,美味珍饈為世俗之舉。家以不漏雨,飯以不餓肚為足。此佛之教誨,茶道之本意。

2.3、千利休在茶道中增加了更多日本民族特色

他取消了原本茶室中陳列的由中國制造的茶具、字畫(huà)、古董等唐物,全部改換為日本本土制造出的茶道具,他為此提出茶道之本,不過(guò)就是燒水點(diǎn)茶;而茶道植之體念,在于心,而不在于物。

3、現代日本茶道及茶道總結

現代日本茶道均以千利休為正宗,由千利休的后裔所繼承和發(fā)展,稱(chēng)為三千家,即里千家、表千家和武者小路千家。此外還有遠州流派、石州流派、松偉流派、織部流派等20多個(gè)茶道流派。

日本茶道又可以分為抹茶道和煎茶道。抹茶道的點(diǎn)茶,采用末茶,是來(lái)源于中國宋代的點(diǎn)茶方式;而煎茶道的泡茶方法,來(lái)源于中國明代散茶的泡法,采用煎茶。

日本茶道,從草創(chuàng )階段到現代茶道各流派表現,都注重形而上和形而下兩個(gè)方面。即同時(shí)注重茶道里面的“道”和“器”。

所謂注重“道”,就是追求茶道中的哲學(xué)、宗教、藝術(shù)和思想;而注重“器”就是注重茶道中的建筑、裝飾、陳設、道具和茶道的程式。

如果只注重道,輕視器。茶道則就會(huì )走入只能意會(huì ),玄之又玄的境地,而無(wú)法普及;可假若只注重器,而忽略道,則茶道又會(huì )失去靈魂,淪為一種游戲。

所以即堅持道,又注重器的日本茶道,經(jīng)久不衰,已經(jīng)存續超過(guò)了500多年,早已成為日本文化的特色和精髓。

三、中日茶道之異同

1、中日茶道相同之處

首先,中日茶道文化的共同背景是古代中國文化。兩國茶道中,所共同體現出來(lái)禮義廉恥和倫理綱常等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,其源頭都來(lái)自于古代中國文化。

實(shí)際上,古代中國對日本文化的影響,也不止僅在于茶道方面,還包括建筑、教育和美學(xué)等等方面。

其次,中日兩國茶道都與佛教,特別是佛教中國化后形成的禪宗,有很深的淵源。僧侶都在兩國早期茶道中占據主導位置,禪宗的“空”和“悟”都是茶道思想的重要思想源泉。

再次,日本茶道的源頭在中國。不管是來(lái)自于中國的茶禪文化,還是早期茶道中使用的道具、茶室陳列等都是唐物;

即使后期日本進(jìn)行了相關(guān)茶道改革,但無(wú)論是抹茶道,還是煎茶道,都是來(lái)自于中國宋、明兩個(gè)時(shí)代的產(chǎn)物,所以說(shuō)日本茶道源頭在中國毫無(wú)爭議。

最后,兩國茶道都以改造世界觀(guān)和人生觀(guān)為最終目標。中國茶道的核心在于通過(guò)飲茶,體悟人生,達到精神的超越和升華;

而日本茶道不論是村田珠光,還是后人總結出的“和、敬、清、寂”四要義,也都是注重于世界和人生價(jià)值的反思與超越,千利休更是一語(yǔ)道盡“以佛法修行得道,是茶道之本意”。

2、中日茶道不同之處

首先,中國茶道更注重千年文化積累所體現出來(lái)的多重精神價(jià)值,更偏重于文學(xué)性和思想性。

而日本茶道則非常注重行為藝術(shù),對茶藝的形式、肢體動(dòng)作以及整個(gè)過(guò)程等,都十分強調和嚴格要求,形式和內在的思想性被認為是同等重要的。

其次,中國茶道自宋代深入民間后,形式多樣,基本上沒(méi)有形成任何的派別,也沒(méi)有形成主流的茶道派別。

而日本茶道以“茶禪一味”和“和、敬、清、寂”四要義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為核心,不僅形成了以“三千家”為主流的核心茶道派別,而且還形成了大小20幾個(gè)茶道門(mén)派,共同構成代表日本文化的茶道藝術(shù)文化體系。

四、結語(yǔ)

本文通過(guò)對中日兩國茶道文化的源流以及表現探討,得出中國茶道因為自宋代深入民間后,深受儒釋道等多種文化影響,而呈現不同思想性和豐富內涵,所以并未形成嚴密而統一的茶道思想體系。

而日本茶道因為一直深受禪宗文化影響,不僅追求思想性,也同時(shí)強調茶道形式和程序的嚴謹性,所以透露著(zhù)文化上的整體一致性和古樸之美,甚至茶道已經(jīng)成為日本精神文化之代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