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1-02 11:01:00
  • 來(lái)源:普洱茶網(wǎng)

廣東茶文化起源你了解多少?

廣東茶文化包括茶葉品評技法、藝術(shù)操作手段的鑒賞、品茗美好環(huán)境的領(lǐng)略等整個(gè)品茶過(guò)程的美好意境。其過(guò)程體現形式和精神的相互統一,是飲茶活動(dòng)過(guò)程中形成的文化現象。它起源久遠,歷史悠久,文化底蘊深厚,與宗教結緣,有的地方把飲茶品茗作為一種藝術(shù)享受來(lái)推廣。那么,你了解多少呢?下面我們一起來(lái)了解看看。

廣東地處亞熱帶,日照長(cháng)、氣溫高、流汗多,人們需要通過(guò)飲食來(lái)補充大量的水分。飲茶同喝水一樣,首先是人類(lèi)生存的需要。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茶文化的內涵不斷豐富,入明以來(lái),廣州“茶市”與潮州“功夫茶”,這兩朵嶺南茶文化的花蕾破綻而開(kāi)。至清代,廣東茶文化進(jìn)入第一個(gè)興盛期,在茶市、茶館、茶具、用茶方式,以及人們對茶的品味的文化心態(tài)等方面,均達到空前水平。

清康熙、雍正年間,一些記述廣東風(fēng)土人物的著(zhù)作,大都談到“茶”。較早的如屈大均的《廣東新語(yǔ)》明確指出,“西樵號稱(chēng)茶山,自唐曹松移植顧渚茶其上,今山中人率種茶”,曹松是唐代舒州(今安徽潛山)人,曾南游廣州,在西樵山停留時(shí),把浙江顧渚名茶傳入嶺南。屈大均還列舉廣東茶的產(chǎn)地,如廣州的河南三十三村、西樵山、鼎湖山、羅浮山、潮陽(yáng)鳳山、瓊州等。繼而有范端昂的《粵中見(jiàn)聞》,附和屈大均的看法。

雍正十年(1732年),曾任廣東按察使的張渠(河北武強人),在《粵東聞見(jiàn)錄》中雖認為,“大抵粵茶不及閩中”,但同時(shí)指出廣東并非不產(chǎn)茶,除人們常用的廣州河南茶外,還有珍品如“肇慶之鼎湖茶,韶關(guān)之觀(guān)辣樹(shù)茶,惠州之羅浮茶,化州之琉璃茶”等。事實(shí)上,廣東素來(lái)產(chǎn)茶,而且茶的生產(chǎn)發(fā)展頗快,近代廣東已有茶葉出口,廣東人“嗜食茶”,成為茶葉生產(chǎn)發(fā)展的內在動(dòng)力,而茶葉的豐富,又為廣東茶文化的發(fā)展提供了可靠的條件。

廣東茶文化,其產(chǎn)生與發(fā)展由特定的地理氣候條件所決定,同時(shí)也是廣東經(jīng)濟與文化發(fā)展所使然???,需要喝水,這是人的本能,但人們對喝水的要求卻隨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而提高,由生存的需要,到追求舒適和享樂(lè ),人們也就從喝生水,到喝白開(kāi)水,再到喝茶,廣東的茶文化的產(chǎn)生同其他地區的茶文化一樣有著(zhù)相同的原因。

然而,由于廣東的東南沿海一帶商業(yè)活動(dòng)的頻繁,茶文化顯得更加發(fā)達而富于特色,明清以后尤其如此。廣州人的“飲早茶’與潮州人的“功夫茶”,便是廣東社會(huì )文化生活中重要的文化現象。

廣東早茶習俗

飲早茶是廣東茶文化最具特色的重要內容。早茶習慣,遍于各階層,上至達官貴人,下至車(chē)夫“苦力”;飲茶去處遍布城市鄉鎮,廣東茶樓之多可為全國之最。

“早茶”突出體現嶺南文化“早”的特色。嶺南,春早;嶺南人。起早,正是特定的地理氣候環(huán)境使廣東人養成了早起的習慣,與之相應的有“趁早墟”(趕早集)、“飲早茶”的習慣。廣東人“飲早茶”,早得出奇,凌晨4點(diǎn)來(lái)鐘起床,步行到茶館,“一盅兩件”(一壺茶、兩件點(diǎn)心),慢慢“嘆”(好好地享受)。

飲茶配以點(diǎn)心或炒粉、面,這是廣東早茶的特點(diǎn),也是廣東茶系異于其他茶系的突出之處。中國人喝茶大都就茶喝茶,沒(méi)有佐食,而廣東人卻不然,飲茶總配以點(diǎn)心。其原因不知是由于光喝茶太單調,還是由于氣候炎熱不喝茶吃點(diǎn)心難以下咽,也不知從何時(shí)開(kāi)始,廣東人開(kāi)始有了這種習慣,是否受到西方飲食的影響,也無(wú)從考究。

明清以來(lái),由于商品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飲茶更為普遍,茶市興旺。商品經(jīng)濟給人們帶來(lái)的首先是競爭,而競爭的關(guān)鍵是能否節省時(shí)間;雖然廣東人并不能在理性上認識“時(shí)間就是金錢(qián)”,但實(shí)際上卻不得不加快生活節奏,傳統的時(shí)間觀(guān)念開(kāi)始改變,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老觀(guān)念被動(dòng)搖,人們處處珍惜時(shí)間,飲食中“飲早茶”正是合乎“惜時(shí)”的原則。

“飲早茶”是利用工作之空暇,喝茶,清洗腸胃;吃點(diǎn)心,喂飽肚子;聊天,溝通信息,聯(lián)絡(luò )感情;大清早漫步至茶居(茶樓)吸收了新鮮空氣,鍛煉了身體,可謂一舉而多得,精明的廣東人何樂(lè )而不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