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-12-25 15:57:55
  • 來(lái)源:茶網(wǎng)

趙匡胤廢座撤茶 怎樣能在文臣面前立威呢?

始盛于唐,至宋影響力達到頂峰,不僅成待客“必需品”,更發(fā)展成一種博大精深的文化。而推動(dòng)者恰是 宋太祖 趙匡胤 。

如果說(shuō)“ 杯酒釋兵權 ”解除了武將對趙家皇權的威脅,那宋太祖之前悄無(wú)聲息“廢座撤茶”則是在文臣面前立威。正、野史都說(shuō)到這事,960年二月,“黃袍加身”的趙匡胤召宰相 范質(zhì) 等議政。召見(jiàn)之初設座賜茶,與之“坐而論道”。

范質(zhì)行禮完畢剛要坐下,趙匡胤就說(shuō):“朕最近有些眼花,看不清東西,煩請愛(ài)卿將奏折拿到朕面前。”范質(zhì)上前遞折子的空當,早已受命的內侍便把宰相的座位與茶全部撤走。范質(zhì)回身欲坐,發(fā)現座位與茶都不翼而飛,只好站著(zhù)搭話(huà)。從此,大臣們上殿議政再也不能與 皇帝 平起平坐 。

宋太祖這一舉動(dòng),對大臣們而言,皇帝賜座賞茶就成了榮耀、就是給面子。如此一來(lái),得到皇帝所賜御茶便成大臣夢(mèng)寐以求的事?;实垡木褪沁@個(gè)效果,因而“賜茶”成了 施恩 臣子的妙招。

宋王鞏《甲申聞見(jiàn)二錄補遺》記載了 宋神宗 在議政的崇政殿召見(jiàn)時(shí)任太子少師的張方平時(shí)就“賜座啜茶”。當然,與議政殿賜一杯茶相比,大文豪 蘇東坡 就更幸運。王鞏《隨手雜錄》說(shuō), 宋哲宗 曾經(jīng)派 太監 秘密賜茶給蘇東坡。賜茶的使者極其神秘地對蘇東坡說(shuō):“某出京師,辭官家,官家曰:‘辭了娘娘來(lái)。’某辭 太后 殿,復到官家處,引某至一柜子旁,出此一角,密語(yǔ):‘賜予 蘇軾 ,不得令人知。’出所賜,乃茶一斤,封題皆御筆。”這個(gè)故事。

至今讀來(lái) 令人捧腹 ,不過(guò)從側面也反映了當時(shí)貢茶之珍貴,連皇帝都把它當成一等一的好東西。蘇東坡得到這樣珍貴的賞賜后,并沒(méi)有獨吞,還分贈給朋友,的確是豪邁慷慨,加上他文學(xué)造詣,稱(chēng)“千古一人”也實(shí)不為過(guò)。

皇帝賜茶、大臣分茶、文人詠茶,喝茶習慣遍行于宋境,由此進(jìn)化出了一系列與茶有關(guān)的習俗,“非茶不交,點(diǎn)湯送客”。宋林駉《古今源流至論續集》卷四謂:“迨至我朝,往往與鹽利相等,賓主設禮,非茶不交。”賓主對坐,桌案上總會(huì )擺著(zhù)一副茶具、熱著(zhù)一碗茶。

至于喝茶規矩,宋朱彧《萍州可談》卷一“茶湯俗”條說(shuō)得 明明白白 :“今世俗客至則啜茶,去則啜湯。湯取藥材甘草者屑之,或溫或涼,未有不用甘草者,此俗遍天下。” 宋代 迎客喝茶,送客喝用甘草香藥熬煎的湯水,即所謂“點(diǎn)湯送客”,這一習俗延續到元末。 清朝 以后,茶飲取代了甘草藥湯,送客時(shí),端起茶杯就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