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1-21 10:40:53
  • 來(lái)源:小陳茶事

93°白毫銀針

白毫銀針如此之貴,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搶購?

白毫銀針,在白茶的三大品類(lèi)中,著(zhù)實(shí)是價(jià)格最高的一類(lèi)。

但它的“貴”,有人愛(ài),有人憎,更有人難以理解。

白毫銀針的貴,究竟是物有所值,還是單純的溢價(jià)?

【物以稀為貴,白毫銀針,貴在產(chǎn)量】

白茶誕生的季節,有春茶季和秋茶季之分。

其中,春茶季的產(chǎn)量,比秋茶季少了十幾倍。

故而,從春茶季和秋茶季的區別來(lái)看——

春白茶的價(jià)格,首先便比秋白茶更高。

這一決定的要素,便是產(chǎn)量。

而春茶季中誕生的三大品類(lèi),包囊了白茶的全部品類(lèi):

白毫銀針、白牡丹、壽眉。

以產(chǎn)量作為衡量?jì)r(jià)格的要素,最先誕生的白毫銀針,擁有了物以稀為貴的資質(zhì)。

白毫銀針的產(chǎn)量,是天時(shí)地利人和帶來(lái)的珍稀。

它只誕生在春季,秋季與它全然無(wú)關(guān)。

它只誕生在春季三月中下旬的幾天,往后的時(shí)間,再不能產(chǎn)出白毫銀針。

而真正的白毫銀針,還遵循著(zhù)十不采的原則——

雨天、露水未干不采。

細芽、紫芽、風(fēng)傷芽、人力勞損芽、蟲(chóng)傷芽、開(kāi)心芽、空心芽、病態(tài)芽都不采。

如此,在種種要求的堆砌下,白毫銀針,產(chǎn)量一再壓縮。

沉睡一冬的茶樹(shù),積累了無(wú)數營(yíng)養物質(zhì)。

隨著(zhù)初春的春風(fēng)喚醒茶樹(shù),茶樹(shù)開(kāi)始第一次發(fā)芽抽枝。

精心挑選出的初生嫩芽,鼓囊囊,肥壯無(wú)比。

觀(guān)察它們的芽頭,粗壯而飽滿(mǎn),白毫密匝匝地環(huán)繞一整顆芽頭。

外形好似銀針,白毫點(diǎn)綴了它的色彩。

白毫銀針,茶如其名。

然而這些珍貴的可愛(ài)嫩芽,誕生的時(shí)間極短,存在的時(shí)間也極短。

過(guò)了這短短的時(shí)間,嫩芽便長(cháng)出了新葉,變成了白茶中的另一品類(lèi)——白牡丹。

短而快的采摘時(shí)間,極少的存在量,著(zhù)實(shí)是“物以稀為貴”——

因此,白毫銀針的價(jià)格,首先便有產(chǎn)量帶來(lái)的要素。

用幾天的時(shí)間成長(cháng)的嫩芽,在幾天內爭分奪秒地摘下,再緊趕慢趕地進(jìn)行制作。

量少為珍,是自古以來(lái)不變的真理。

白毫銀針的貴,產(chǎn)量是第一要素。

而它的貴,是否物有所值?

【物以味為珍,白毫銀針,貴在滋味獨特】

茶的要素,一是滋味,二是功效。

很顯然,白毫銀針在這兩項,同樣驚艷。

捧起白毫銀針的干茶,是“春風(fēng)看試幾槍旗”——

它的長(cháng)相,“一旗一槍”。

“旗”是芽頭一旁的葉殼,“槍”是白毫銀針?lè )蕢训难款^。

和正經(jīng)的茶葉相比,它似乎少了“葉”的存在。

但它的滋味,卻是那些有“葉”的茶葉所不能比擬的清鮮溫柔。

這股子滋味,是芽頭中尚未萌發(fā)的葉片,內外密密的白毫,所帶來(lái)的特殊滋味。

摸摸它的芽頭,并不是軟塌塌的感受,而有著(zhù)堅韌的硬度——

蓋因芽頭內部尚未長(cháng)出的葉片,密密包裹,足有六七層的筍狀結構帶來(lái)的硬度。

而這六七層的葉片中,密密麻麻覆蓋的白毫,是筑成白毫銀針滋味的重要因素。

毫香,是白毫銀針的的一絕。

白毫銀針的白毫,本是白茶御寒的重要物質(zhì)。

但在它們的根部,有一種特殊的腺體,帶來(lái)奇妙特殊的毫香。

毫香既純且清,是白茶的香氣中最純粹的香氣——

濃郁撲鼻的毫香,從干茶到?jīng)_泡后的茶香中,一點(diǎn)點(diǎn)暈開(kāi),綿延不絕。

沸水沖撞白毫銀針,清鮮的香氣遇水,瞬間蛻變,蕩漾溫柔。

而這細密的白毫,不僅帶來(lái)了特殊的毫香,更帶來(lái)了更多的茶氨酸和飽滿(mǎn)湯感。

白毫儲存了大量的茶氨酸物質(zhì),密密的白毫遇見(jiàn)沸水,融入茶湯,增添三分稠度。

鮮爽的茶氨酸,大大增加了茶湯的清甜程度。

鮮,仿佛春筍破裂的一縷縷汁水。

甜,仿佛玉米煮湯后甜潤的茶湯。

有了白毫和豐厚茶氨酸的幫助,白毫銀針毫香溫柔,稠和湯水裹挾清冽的花香。

它的湯色淺淡,少有葉片上葉綠素的干擾,總是清澈通透,瑩白惑人。

細細一品,卻并非清淡,反而稠滑鮮爽,令人難忘。

月如薄紗的溫柔,或許只有白毫銀針的湯水中才能體會(huì )。

豐厚的茶氨酸和白毫,是其他品類(lèi)的白茶所不能企及的天然優(yōu)勢。

這高含量的茶氨酸,不僅增添了滋味,更帶來(lái)了更卓絕的功效——

增加記憶力、降血壓、促進(jìn)代謝、鎮靜抗癌。

這種滋味上的珍奇,內物質(zhì)的豐盈,帶來(lái)了價(jià)格上不可避免的“貴”。

物以珍為貴——

貴的是白毫銀針的獨特滋味,更是它更進(jìn)一步的功效。

若不是物有所值,白毫銀針,又怎么會(huì )在上市時(shí)被無(wú)數人預定搶購?

真正優(yōu)質(zhì)的存在,不怕探究,更不怕閑言碎語(yǔ)——

白毫銀針,貴得堂堂正正。

它貴一分產(chǎn)量,卻多一分獨特滋味和功效。

白毫銀針,貴得清清白白。

愛(ài)的人寵它如命,不愛(ài)的人,卻不能口出妄言。

對于未知,需要心存敬畏,而非肆意抨擊。

白毫銀針,當是“寧可枝頭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風(fēng)中”?